亚博全站手机网页版

专访杨扬 一个被“骂”醒的冬奥会冠军(图)

北京2008年奥运会奥运活动外滩画报奥运专栏专访

从中国冬奥(冬奥新闻冬奥说吧)会第一块金牌得主到清华大学学生,再从学生到国际奥委会官员。速滑(速滑新闻速滑说吧)选手杨扬(杨扬新闻杨扬说吧)完成了人生的三级跳。现在,杨扬正式入主北京奥组委志愿者部担任特聘专家,成为北京奥运会100万志愿者的“教头”。

“我自己参加过奥运会,我知道运动员需要什么。”夺得冬奥会中国第一块金牌的杨扬对记者说。

还在清华园的时候,杨扬在和北京奥组委志愿者部部长刘剑的几次接触中,表达了自己想参与到北京奥运会之中的愿望。双方达成了意向,在大学尚未毕业之时,杨扬就已成为北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杨扬说:“到时候北京奥运会现场将会有10 万名志愿者,城市里将有40 万名志愿者,还有100 万名志愿者提供其他服务。只要来到北京,就可以根据志愿者所佩戴的标志,向他们寻求帮助。”

杨扬从小就是一个“狠”的角色。读小学的时候,妹妹杨柯与同学争执,回家了之后告诉杨扬。愤怒的杨扬挥着拳头对那个男孩说:“警告你一次,以后再打我妹妹,你走着瞧!”

看似柔弱的杨扬,果然说到做到。当妹妹又一次哭着回到家,杨扬找到那个男孩,毫不畏惧地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推倒在地。这个在黑龙江长大的女孩,从小就展露出性格中不愿服输的一面。1993 年的一天,一场车祸改变了杨扬一家人的命运。

那一天,正在黑龙江省体校训练的杨扬接到家里的电话,让她立刻回家。父亲在为杨扬送衣服的路上不幸与火车相撞身亡。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杨扬没有说一句话,所有的情感在最后一刻爆发,她扑倒在父亲的遗体上痛哭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了这一家。家庭的重担落在杨扬母亲身上,母亲靠卖菜、到饭店洗碗、开长途汽车维持两个女儿的学业。这一年,杨扬18 岁。

1995 年中国成立短道速滑(短道速滑新闻短道速滑说吧)国家队,杨扬入选。

原国家队短道速滑主教练辛庆山曾说:“如果按当时成绩选择的话,杨扬根本进不了队。”当时入选短道速滑国家队的运动员,除了杨扬是来自黑龙江,其他人全部来自吉林省。从哈尔滨体工大队挑中杨扬作为国家队替补队员,是出于平衡地区间关系的考虑。进国家队时,杨扬年龄最大水平最差,几乎没有人看好她。杨扬的队友们一个个早都成了世界冠军,而她还没有在世界大赛上露过脸。

1997 年,杨扬终于获得她在世界锦标赛上第一个个人全能冠军。这个冠军为她赢得了1998 年长野冬奥会的入场券。在长野奥运会上,命运跟她开了个玩笑。在女子1000 米决赛中,杨扬第一个冲过终点,但裁判判定她在终点线前做出横切动作,到手的金牌惨遭剥夺。这次冬奥会,中国短道速滑队五次与金牌擦肩而过,只获得了五块银牌。

从长野冬奥会归来后,国家队里吉林籍选手回长春庆功,偌大的宿舍楼,只有杨扬一人,但她还是一个人早早地去训练。在哈尔滨的母亲不放心大女儿,叫小女儿来陪姐姐。有一天,就在杨扬收拾停当要去上冰时,妹妹杨柯说了一句:“姐,奥运会都结束了,你还练个什么劲啊。”

“我已经记不起来对手是谁,只记得那是从地狱到天堂的两天。我把自己从地狱里挖了出来,才得了冠军。”杨扬回忆自己在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夺得中国冬奥会第一金时,这样说。

杨扬的这块意义非凡的金牌是女子500 米短道速滑。但原来全队上下把中国夺取冬奥第一金的希望寄托在杨扬的短道1500 米项目上。在冬奥会之前,杨扬的优势一直是1500 米,只要有她参加的比赛,1500 米金牌几乎就是给她准备的但出乎所有人意料,杨扬痛失1500 米的金牌。全队上下都懵了。比赛结束后,杨扬整个人就傻了。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团长使了个激将法,他叫几名队员轮流去“骂”杨扬。队友杨阳来到杨扬宿舍,故意说:“你滑的是啥呀,还不如我呢。我还有三块银牌,你呢? 你比的都是什么呀?”

两天后,在女子500 米短道速滑项目决赛,杨扬击败了保加利亚的叶夫根尼亚?拉达诺娃和队友王春露,以44.19 秒的成绩站在世界冠军的领奖台上。这是中国冬奥会取得的第一块金牌。

“1500 米输了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掉过眼泪。直到第二个比赛项目500米短道速滑之前的一个晚上,全队开赛前动员会,队友们说鼓励的话时我才开始哭。”此后,杨扬又与队友一起获得了女子3000 米接力项目的银牌,并在女子1000 米比赛中再夺金牌。

盐湖城冬奥会后,杨扬便从人们的视线中逐渐消失了。她偶尔会在某些活动现场出现,但那都与短道速滑赛道无关了。两年过去了,就在人们快要淡忘那个爱笑的杨扬时,她却神奇地再次出现在冰场。

为2006 年的都灵冬奥会,杨扬她暂停了在美国的学业选择复出,再上冰场。都灵之战是她退役之后正式复出的第一场比赛,也是她在奥运会上的落幕演出。她以一块铜牌画上了自己作为运动员奥运之旅的句号。

杨扬说,盐湖城奥运会的时候自己是在巅峰状态,故事就这样戛然而止,她有些不甘心,而在都灵的那一块铜牌,才让这颗心线 年在长野冬奥会的失败是我很大的一笔财富,还有2002 年500 米短道速滑比赛之前的1500 米比赛失利也是财富。发生了就发生了,我并不想去改变什么,这些应该成为财富,而不是遗憾。” 杨扬说。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都灵奥运会后,杨扬收到好朋友、美国短跑运动员弗兰克一封信,开头第一句话就是“WELCOME TO THEREAL WORLD( 欢迎回到真实的世界)”。

盐湖城冬奥会夺金后,杨扬退役,先来到清华攻读工商管理专业,之后来到美国犹他大学,犹他大学坐落于给她留下深刻回忆的盐湖城。因为清华大学与犹他大学是国际挂钩对口的学校,所以经常有交流访问的机会,杨扬在犹他大学的学分清华也同样认可,“本来,我想选择赫赫有名的斯坦福大学,但那里没有训练冰场,我的生活中离不开冰,所以就选择同样也是一流大学的犹他。这所学府曾经作为奥运村,接待过八方来客,有很好的体育设施和体育氛围。”

现在的杨扬还同时担任中央四套《奥运中国》节目的嘉宾主持,每周录两期节目,“我自己更关注那些重返赛场的运动员,因为我本身也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支持这样的运动员,无论是因为伤病的原因还是年龄的关系。”今年3 月初,黑龙江省体工二队的短道速滑运动员王爽在全国短道速滑联赛中摔出跑道受伤,导致病毒性脑炎发作、生命垂危,杨扬得知消息后伸出了援助之手。她联系专家,托人找药,并和圈内一些朋友一起努力把王爽接到北京接受医治。现在,王爽的病情有了转机。

“我也有遗憾,我们那一拨没有把我们的经验留下来。国家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我们那一拨人身上,现在出现了一个低谷,我相信这是阶段性的,现在的情况其实离我们最辉煌的时候并不远,应该给予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杨扬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