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bet体育官网

中国足球法治论坛第四期会议综述

“这里有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中国足球法治论坛第四期于2022年7月16日18:30在线举行。本次论坛邀请了林慕清律师、俞圣洁律师、褚若羽律师、裴洋副教授以及李智教授作为嘉宾进行主题分享,论坛吸引了来自全国高校和实务部门的近八十余名专家学者进行分享与探讨。

论坛开始,吕伟博士抛砖引玉,概述了新《体育法》“体育仲裁”章的基本框架与内容。吕博士指出,新《体育法》“体育仲裁”章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定我国体育仲裁制度的基本框架,填补了我国体育仲裁制度的法律空白。在体育仲裁的具体内容方面,第91条明确了我国体育仲裁制度及仲裁独立性原则,第92条划分了我国体育仲裁的涉案范围,第93条规定了体育仲裁委员会的设立和组成,第94条确立了体育仲裁纠纷实行仲裁制度,第95条鼓励体育组织建立内部纠纷解决机构,第96条规定了申请体育仲裁的时间期限,第97条明确了体育仲裁的效力,第98条规定了申请撤体育仲裁裁决的内容,第99条规定了体育仲裁裁决的执行,第100条规定了体育仲裁的特别程序。这些内容均为我国后续建立独立、公正、高效的体育仲裁制度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在吕博士对五位发言嘉宾做了简要介绍之后,论坛进入嘉宾主题发言环节。该环节由本论坛的另一位发起人席志文博士主持。各位嘉宾围绕体育仲裁的实务与理论问题展开了充分的探讨,以下是各位嘉宾发言的主要内容:

首先,第一位发言人林慕清律师进行了题为“新《体育法》‘体育仲裁’章的实施与展望”的分享。

林律师认为,新《体育法》出台之后,争议最大的就是体育仲裁章节。那么该章节存在哪些困惑呢?

第一,体育仲裁范围排除了体育劳动争议和体育合同商事纠纷。根据新《体育法》第九十二条:当事人可以根据仲裁协议、体育组织章程、体育赛事规则等,对下列纠纷申请体育仲裁:

(一)对体育社会组织、运动员管理单位、体育赛事活动组织者按照管理或者其他管理规定作出的取消参赛资格、取消比赛成绩、禁赛等处理决定不服发生的纠纷;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规定的可仲裁纠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的劳动争议,不属于体育仲裁范围。

就足球领域而言,这就意味着球员的欠薪纠纷属于劳动仲裁管辖范围,体育合同的商事争议亦不属于体育仲裁管辖范围。

第二,体育仲裁委员会偏向行政仲裁。根据第九十三条,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依照本法组织设立体育仲裁委员会,制定体育仲裁规则。这也就说明,由国家体育总局设立体育仲裁委员会和制定了体育仲裁规则,那么体育仲裁委员会的独立性、中立性和公正性就面临着挑战。

第三,与体育组织内部纠纷解决机制以及司法程序的衔接。根据第九十五条第二款,体育组织没有内部纠纷解决机制或者内部纠纷解决机制未及时处理纠纷的,当事人可以申请体育仲裁。一方面,我国还有部分全国体育单项协会和地方性体育组织没有确立完善、配套的内部纠纷解决机制;另一方面,与司法程序的衔接主要体现在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以及执行上,不少裁决的撤销理由可能为适用法律法规有误,法院应做好这方面的司法衔接工作。

随后,就新《体育法》的“体育仲裁”章,林律师认为法律实务从业者可以提供以下新法律服务:

第二位发言人为俞圣洁律师,进行了题为“从律师实务角度看新《体育法》体育仲裁章节”的分享。

俞律师认为,大家普遍的一个共识就是体育仲裁章节是我们这次体育法修订最大的亮点。但是,世界上很难有十全十美的东西,作为最大亮点的体育仲裁章节,也是多多少少存在缺憾的。这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缺憾就是第九十二条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的劳动争议,不属于体育仲裁范围。根据该条文的规定,并结合《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职业体育运动中运动员和俱乐部之间的劳动争议,最典型的就是球员工作合同,只能走劳动仲裁,而不能走体育仲裁。而劳动仲裁及法院与体育仲裁两者之间,在效率和实体权益上又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具体见下图),而就会导致仲裁结果的差异。据此,职业体育运动员和俱乐部就应有各自的应对措施。

此外,俞律师认为:一方面,新法整体上有利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认知目前只是一个尚待考证和实践检验的假设;另一方面,在技术层面上看,体育组织内部的争议解决程序与劳动仲裁程序存在冲突。体育组织内部的争议解决程序能否做到和劳动仲裁兼容也有待实践的检验。

因此,俞律师特别提出,在2023年1月1日新《体育法》实施之前,是否可以在以下方面探索制度的补救空间:

第一,已经不可能在体育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中重新将球员与俱乐部的工作合同纠纷纳入受案范围,但可以明确约定对于体育组织内部争议解决的最终决定,都可以上诉到体育仲裁委员会。

第二,为配合体育仲裁委员会的设立,在此次各大体育组织修改内部争议解决规则时,一定要坚持其对行业内事务的管辖权。不能轻易地把管辖权交出去或者随意中止审理。仅仅用劳动法规则来调整职业体育内的劳动争议是行不通的。

第一,职业运动员工作合同纠纷,可形象概括为:体育法学界分内的事,劳动法学界分外的事。体育法学界可以在劳动法学界充分发声、引起关注。

第三位发言人为褚若羽律师,进行了题为“新《体育法》之下——赛事主办方如何设计争议解决机制与体育仲裁衔接”的分享。

首先,褚律师从我国的行业瓶颈、市场需求、仲裁机制建设目标三个方面介绍了国内对于体育仲裁的现实需求。

其次,褚律师以美国仲裁协会、英联邦体育纠纷解决中心、西班牙体育仲裁院以及国际体育仲裁院的国际经验,介绍了国外仲裁机构解决体育争议的方式。

最后,褚律师从受案范围与依据、审理方法两个方面谈了下新《体育法》的启示与落地构思。

在审理方法方面,褚律师提到了体育仲裁机构对赛事规则的适用以及尊重体育行业的特殊性。诸律师认为,体育仲裁章是程序法,但并没有援引实体法和准据法。在没有准据法的情况下,可能还是要有劳动法或者民法典的相关的法律法规。而很多体育协会没有这个能力,无法进行内部的争议解决。

所以,在全国性的体育仲裁组织建立之前,也应该考虑和一些专业性的商事机构来进行一些合作,以推进该章的落地与实施。此外,褚律师也提出可以参考一下新兴行业及其体育争议解决机制,逐步扩大体育仲裁的制度空间。

第四位发言人为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裴洋副教授,进行了题为“中国体育仲裁制度: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分享。

裴教授认为,中国的体育的的争议越来越多,在理解体育仲裁、尤其是中国的体育仲裁制度时,大部分人心中的理想化制度为国际体育仲裁院(以下简称CAS)。那么中国的这个体育仲裁是否达到了这种标准?我们目前的体育法与仲裁制度跟CAS对比,有助于我们理解新《体育法》的体育仲裁章。

就理想制度CAS而言,其第一个基本特征是管辖争议事项的广泛性,无论是体育商事纠纷、体育劳动纠纷或者是纪律处罚的纠纷,都属于其广泛的管辖范围。而新《体育法》排除了体育仲裁机构对体育商事纠纷和劳动纠纷的管辖权。就体育商事纠纷而言,其与体育特殊性的相关性较小。

而对于体育劳动纠纷而言,一是普通的劳动仲裁程序时间较长,难以满足解决劳动体育争议的实际需要;二是普通的劳动仲裁程序需使用强制性的劳动法,缺乏对体育特殊性的考虑;三是目前体育劳动争议占我国体育争议的比重较大,如果排除体育仲裁机构对其的管辖全,可能会严重影响体育仲裁章节设立的意义;四是由体育仲裁机构审理劳动争议有利于将国际化争议在国内解决。

CAS的第二个基本特征是非法定的强制仲裁,新《体育法》也提到了鼓励体育组织建立内部纠纷解决机制,也是新法的一大亮点。

CAS的第三个基本特征是机构的独立性,而新《体育法》提到由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依照新法设立体育仲裁委员会。这难免引起对仲裁独立性和公正性的质疑,但我国其他由司法部门设立的商事仲裁机构的运行状况良好,引起了我们的辩证思考。

CAS的第四个基本特征是程序的灵活性,例如当事人可以自行选择仲裁员,而这一点仍是新《体育法》里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CAS的第五个基本特征是裁决的终局性,而新《体育法》第九十八条申请撤销裁决的情形可能会对裁决的终局性产生一定的影响。由于我国体育立法者对于体育仲裁的本质与CAS的理解不同,导致理想和现实之间有一定的差距,但我们能够在现有的立法框架之内,尽量在后续的工作中再把这个我们的体育仲裁现实往理想的方向再努力的去推进。

最后,第五位发言人为来自福州大学法学院的李智教授。李教授将对于新《体育法》“体育仲裁”章的实施和展望概括为了16个字:积极推进、稳步实施、能动解纷、协同发展。

李教授认为体育仲裁是修订新《体育法》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且鉴于其跨学科的性质,也是争议较大的一章。

在积极推进方面,“体育仲裁”章的积极意义不言自明。一是新《体育法》确立了中国的体育仲裁制度,解决了体育仲裁独立性问题;二是仲裁制度确立之后,应设立体育仲裁机构;三是要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确立体育仲裁规则。

在能动解纷方面,李教授提到,在设立体育仲裁机构之后,就会慢慢形成跟其他机构的协调机制,发挥司法的协调性以解决纠纷。

在协同发展方面,在理论与实践上的基础上设立的新《体育法》一定会强调其仲裁机构的独立性、与国际体育争端解决机制的协同,否则关于体育仲裁章的立法将丧失其应有的意义。

嘉宾发言环节结束后,论坛进入了参会人员的与谈环节,各位参会人员围绕发言嘉宾提出的问题,以及与体育仲裁制度实施相关的法律问题展开了充分的讨论。北京中通策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刘万勇律师、首都体育学院韩勇教授、山东大学法学院姜世波教授、潍坊学院法学院朱文英教授等各位体育法专家通过不同到视角针对新《体育法》的实施和展望发表了富有建设性的观点。

在四个小时的分享和讨论中,本次论坛圆满结束。我们共同祝愿,在新《体育法》的引领下,中国足球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也共同期待中国足球法治论坛下一期的举办。

吕伟,武汉大学体育法学博士,原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法务总监,中国体育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蒙古国际与国家体育仲裁院仲裁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